钟酒酒酒酒酒

lof认证下流博主

【巍澜】少年歌

Summary:“好像是从第一眼见到他开始,我就突然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Attention:高中AU,大概是一个关于少年心中“喜欢”二字为何定义的故事。之前群里的作业,混更一下。写得这么差活该被人无视。

 

 

1.

——“午后温暖的阳光流转逡巡在绿叶间,明晰浮动着的积杂尘粒悉数掠过了那个人。仿佛是不顾一切地越过了所有的阻碍一般,他穿过纷飞飘扬的樱花出现在我的世界中。”

 

赵云澜把脑袋往手臂上一搁,笑盈盈地朝认真看书的沈巍看过去,心想:“沈巍这个人肯定就是为了夺走赵云澜的心而生的存在。”

 

2.

赵云澜刚升高一的时候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小子,顶着自以为很酷的发型肆无忌惮地干尽了坏事儿,虽然也不是什么天大的坏事,顶多也就少写点作业、上课睡睡觉、和老师顶顶嘴、翻墙逃个课、放学和别人打打架什么的。虽然现在看来实在是中二得很,但年轻时候的心思谁也不懂,谁知道那时候赵云澜对于“有魅力”的定义是什么呢。傻小子每天都想着怎么混日子,对于自己那些存在感过低的同学并没有太在意,除了混得熟的几个铁三,他甚至对着那张脸连名字都爆不出来,直到他被他老子狠狠教训了一顿,拎回家好好教训了一顿再扔去上学。迫于赵心慈作为父亲的打压,赵云澜只得不情不愿的重新捡回学业。

 

班主任给赵云澜换了个同桌,准确来说是添了个同桌。至少多一个人在自己旁边消遣消遣,何乐而不为?再说了,上课睡觉打游戏顺便拉前桌祝红的小辫子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无趣了。

 

同桌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叫沈巍,话也很少。抱着书和书包朝赵云澜走过来的时候他正趴在桌上发呆,目光从空无一物的桌面转移到了沈巍的身上,他逆着光走过来,包揽赵云澜的所有目光。四月的风说来就来,像是存心要和赵云澜开玩笑一般,吹起白色窗帘,他的视线就这样热烈地覆了上去。阳光毫不吝啬地全部给予了那个人,像是用光芒将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浇了个透彻。赵云澜怀疑自己这审美出了问题,可是眼前的人他一下子除了漂亮想不起其他形容词来描述,这一眼实在是太惊艳,以至于让赵云澜一下子想起来他对于同班同学为数不多的记忆。

 

沈巍,谦谦君子好学生,成绩名列前茅待人处事接物彬彬有礼,无论文化课还是艺术课都极为拿手,体育也是一把好手。和自己完全不是同路人的一类人,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啊。

 

他的思绪蓦然回到了现在,他抬头朝沈巍看了一眼,恰好和那位好学生对上了目光,对方毫无敌意地朝他扬起一个笑容。

像是掷入池塘的一颗石子,在波光粼粼的水面砸开一道小小豁口,一圈一圈在他心底荡漾开来。

“你好,我是沈巍。”
“我是赵云澜。”
——而他赵云澜此刻就成了一颗小石子,义无反顾地一头栽进了那叫沈巍的池塘。

3.
沈巍这人实在是过于冷淡,说冷淡也不贴切,他嘴角总挂着笑,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平易近人,过于疏远。不过这高岭之花越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赵云澜就越想探究这个人、深入地探究。于是他开始好好学习,想要先拉近自己和沈巍思想上的差距,他脑子好、接受力强、领悟东西也比别人要快得多,成绩自然而然一路顺畅地嗖嗖向上升。

可沈巍还是那个沈巍,和人交往尺寸拿捏得大度有方。赵云澜做了他数月的同桌,但也只是停留在同桌这个层面上。他觉得在沈巍眼里自己和其他同学并没有什么不同,随意一个上门来问问题的同学沈巍还是那副公式化的笑容。

赵云澜这回算是撞到钉子上了,他越想越不甘,决定有些实质性的发展。

先是试探性的肢体接触,沈巍明显是个细心的主儿,有意无意地轻松避开赵云澜一些刻意的小动作。依旧会笑着骂他“你走开”,就像是和其他同学嬉笑打闹一样平淡。赵云澜突然觉得这份对于沈巍的好奇变了质。

这已经不是好奇了好吧?这是......暗恋啊。

少年的心思谁猜得透,赵云澜在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一下子拔腿冲到了厕所洗了把冷水脸,把刚出来的郭长城吓得不轻。好心地拍拍赵云澜的背非常有同学爱地开了口:“赵同学,你怎么了啊?”赵云澜幽幽看着他叹了口气,摇摇手没说话。还能说什么呢,自己已经快变成一个色令智昏的暴君了,偏偏那另一个主人公明白人算糊涂账,正准备和他晚拉锯战呢。

嘿,我赵云澜今天就不信追不到沈巍了。

他的招儿很简单,死缠烂打。各种方面的。

无论是问题目还是在食堂偶遇,赵云澜都毫无疑问地蹭上去套近乎。无奈对方实在是不吃这一套,后来赵云澜觉得不行,哪有这样追人的。他回过神来,那高岭花已经端着饭盆走远了。

靠。赵云澜自我唾弃了一下。

4.

再后来的事情尴尬得打紧,赵云澜自己按捺不住一颗躁动的少男心在某一天拉着沈巍翘了课间操跑去无人的音乐教室讨论人生。沈巍不是没有挣扎过,耐不住他三寸不烂之舌的洗脑最终勉勉强强应下了他的邀约。沈巍推开门,看到的是还在给吉他调音的赵云澜,他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干笑几声朝沈巍摆了摆手示意他进来等一会儿。这玩意儿是赵云澜以前不学无术的时候为了勾妹子下了苦功夫练的,手上的茧多多少少都是因为这个,他试了试确定音没跑之后才兀自开始弹了起来。是一首年代遥远的老歌,调子很慢,唱腔有点软,比起他平时噼里啪啦蹦豆子似的语气听起来舒服多了。

沈巍呆愣在原地,一首歌的时间过得飞快,赵云澜小心放下了吉他走上前。

“沈巍同学,虽然你应该很早就察觉到了...但是吧,既然你不给我回应,这事儿我也得明着给你说清楚了,我很喜欢你。”

赵云澜本身就不是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行事作风也干脆利落,表白自然也是福至心灵地就这样说出了口。表白会不会被接受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有没有把这份心情传递给对方,但是对方是沈巍的话,他还是会很期待。

沈巍的眼神一下子复杂起来,是恼怒、羞愤还是欣喜、深情?赵云澜捉摸不透,准确来说他就没有琢磨透过,沈巍这人生来就与别人有距离,而这距离他无论付出多少都没有办法缩短、甚至离他越来越远。

沈巍低下了头,飞快说了声“对不起”就转身走了。

赵云澜早料到这结果,只是还是非常不甘地叹了口气,捏紧的拳慢慢松开,垂在了身侧。

 

5.

尴尬归尴尬,这学校的日子还得照样过。毕竟是同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赵云澜暗骂自己猪脑子怎么就一个想不开就去妄图把自己和同桌纯洁的同学爱升华了呢?升华是没升华成,这关系倒是先搞僵了。

眼瞅着运动会就在眼前,赵云澜觉得自己还有机会挽救一下。沈巍报了一千五和接力,赵云澜耐力不行,是短跑选手,便凑了个热闹也报了男子接力,他以前就知道沈巍运动好,但也没太多关注,现在不一样了,练习的时候目光专门盯着沈巍扫射,从他汗涔涔的帅气脸庞一直意淫到细白的脚腕。

这人怎么就这么完美呢,果然我看上的人绝对是最好的。赵云澜暗暗叹了口气。

接力的时候赵云澜是最后一棒,他接沈巍的,他觉得很难受,这比赛真是太碍事了,要是能这样一直看着沈巍朝自己冲过来的慢动作回放该多好。索性他在比赛的时候还是没有出岔子,认认真真跑了个第一。只是交接棒的时候沈巍的手触到自己的手的回忆太过强烈。汗液孜孜不倦地淌啊淌,蝉鸣也闹着耳朵,皮肤被强烈的日光晒得发烫,接触的那一小块皮肤似乎要燃起一团火,烧起他脑中所有最旖旎最温情的幻想。

别的班的使黑手耍绊子非要他们班难看,在男子一千五的时候往沈巍那个赛道扔小石子,被赵云澜逮到差点当场和别人干起架来。沈巍来拦架的时候罕见地动了怒,却不是为别的班出阴招的事怒,他强硬地扯着赵云澜的衣领子把人给拎走了。

“闹够了没。”他明显是真的怒了,看了眼赵云澜胳膊上还在流血的伤口。

赵云澜没回话,跟个被丈夫教训的小媳妇似的乖驯低着头任沈巍说教,运动会恢复了正常,广播里一遍遍喊着沈巍的名字,他看了一眼赵云澜:“下次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赵云澜是个越挫越勇的主儿,自行把这句话当成了沈巍对自己的关心。开开心心带着瓶矿泉水跑去了终点给人加油打气,一声声“沈巍加油,沈巍最牛逼”喊得比班里那群小姑娘都响亮。

沈巍一马当先,看到站在终点的赵云澜并不意外,赵云澜站得离终点远了一些,他是故意的,毕竟最后的冲刺完了还有惯性,撞到了宝贝他可舍不得。那个宝贝却没有走寻常路,不但没有降速反倒是直挺挺朝他这儿过来了,赵云澜愣了愣,下一秒就被抱了个满怀,周围哄声一片,他却什么都听不见了。呼啦啦的风声响彻他整个世界,一瞬间他的记忆又回到了那个午后,那个飘满花瓣的、阳光灿烂的午后,花瓣裹挟着沈巍压低的声音一起飘进他内心最柔软的一块地方,暖暖地发热。

“我也好喜欢你。”

——FIN——

评论(18)

热度(121)